我们的域名很好记 励志客的拼音 LiZhiKe.Cn
欢迎访问励志客,上励志客,励志一生!

励志人物-张学友

励志人物 2021-04-22 15:32:18

1990年,张学友在拍摄电影《阿飞正传》的间隙,也在筹备新专辑,每日奔波两地,十分辛苦。

一日,刘嘉玲对他说:

“录音棚和片场之间隔得那么远,你跑来跑去不累吗?不如别唱歌了,专心演戏吧。”

张学友想了一下,回答道:“不行,不让我唱歌,我会死掉。”

唱到今天,2020年7月10日,张学友59岁了。

还有多少人,在等他的演唱会?

岁月,请你慢点走,且让歌神再唱一首……

毋庸置疑,在“四大天王”中,张学友是独特的存在。

从出道第一天起,他就明白,自己不是“偶像派”,也正因为如此,他卸掉了许多包袱:

他谈恋爱,和恋人拉着手在媒体面前光明正大地走过;他结婚,几日后便在报纸上“公告天下”;他演戏,几乎从不在角色上给自己设限。

就连照片被做成表情包,流传在网络上,他也会在公开场合亲自模仿,并号召大家多多使用。

而反过头来,他也不承认自己是“实力派”,他曾不止一次呼吁大家,不要再叫他“歌王”,他说:

“我只是一个爱唱歌的神经病。”

1961年,张学友出生在一个五口之家。作为家中第二个孩子,张学友有一个哥哥,一个妹妹。 自他有记忆起,做海员的爸爸与哥哥就常不在家,最长一次,他有近两年没有见过父亲。 作为唯一留守家中的男子汉,张学友早早承担起了照顾家庭的责任,读完大学预科后,他就决定进入社会,挣钱养家。

少年时期的张学友

临近毕业,张学友参加了学校的歌唱比赛,这是他第一次在台上唱歌。谈及原因,他说倒不是因为热爱,而是因为马上就要进入社会,要站在台上“练练胆子”。 在这次比赛中,张学友拿下了亚军,因为唱得太好,有同学还认真地建议他可以去当歌星,张学友没当回事,彼时,他未曾想过,自己有朝一日,竟会成为乐坛中“神一样的存在”。

刚毕业那几年,张学友在香港贸易发展局做过文员,也在国泰航空公司做过票务员。

少年时期的张学友

1984年,他参加了香港十八区业余歌唱大赛,这个被称为“香港乐坛摇篮”的比赛,在当时吸引了许多专业人士参加,但让人惊讶的是,没有任何经验的张学友,却一路过关斩将,走到了决赛。 决赛之夜,张学友选择了一首《大地恩情》,在他唱完后,评委卢国沾说:“不用打分吧,一定是他了吧。”最终,他从万余名歌唱者中脱颖而出,一举夺得冠军。

随即,他被当时如日中天的宝丽金唱片签下,正式以歌手的身份,进军娱乐圈。 这一年,张学友23岁。

“稀里糊涂”,“傻里呱唧”。这两个词,后来被张学友用来形容刚进入娱乐圈的自己。 在刚被签下的几个月里,张学友并没有感觉做歌手有什么好处。 一面,他要在公司的安排下,录制新专辑,另一方面,新歌手并没有公司分红,为了维持生计,他仍要继续工作。但是好在,这种“两手抓”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很久。 1985年4月,张学友推出人生中第一张专辑——《Smile》,一经推出,就卖出了20万张的好成绩。

一夜之间,张学友火了。那个曾经让他觉得十分遥远的香港乐坛,突然之间,变得触手可及,之后,张学友辞去了票务员的工作,开始专心做一名歌手。

张学友第一张专辑《smile》的封面

第二年,他又紧接着发行了专辑《遥远的她AMOUR》,同样卖出了20万张。

而1987年发行的《太阳星辰》,甚至被香港乐评人评为:可以改变粤语乐坛的歌曲。凭借着他独具辨识度的唱腔,张学友开始逐渐被香港乐坛注意。

然而好运并没有一直眷顾张学友,在他接下来发行的三张专辑中,销量持续下跌。 巨大的落差,让张学友十分痛苦,压力之下,他选择用酒精来麻痹自己。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他的人生开始“失控”了,他曾经在梅艳芳的生日会上喝醉酒后,将蛋糕扔向人群,也曾在许多醉酒的夜晚,和好友一起在街头大喊。

张学友与梅艳芳

这些行为放在普通人身上,似乎可以理解,但是明星的一举一动,总会在聚光灯下被不断放大,而歌坛新人张学友,则不断因为醉酒后的行为,被推向风口浪尖。

至此,张学友不仅事业跌入谷底,名声也蒙上了一层灰,在80年代末的那三年,每次他登上舞台,都会被台下的观众喝倒彩。

直到有一年,他参加好友婚礼,在喝醉后,他大闹婚礼现场,第二年,在这位朋友孩子的满月酒席上,张学友又再次喝醉。

接连在同一位好友的两次重要场合失态后,张学友突然意识到,自己的这种行为,伤害了自己,也伤害了身边人。 酒醒后,张学友亲自打电话给好友道歉,并发誓,自己在40岁之前,不会再喝酒。

这一年,他33岁,在此后的七年,他真的再也没喝过酒。

后来,在许多次采访中,张学友谈起那三年,他说,无论是酗酒还是戒酒,都是因为自己不想输:

酗酒是因为在酒量上不想输给别人,而戒酒,则是不想输掉自己的人生。

在唱片销量跌入谷底,又被贴上“酒鬼”标签的那几年,张学友十分没有安全感。 忘情冷雨夜张学友 - 只愿一生爱一人

他甚至一度认为,自己的歌手生涯,要就此止步:“那个时候我常在想,除了歌手,我还能做什么呢,在香港,那么多人都认识我,想要回归普通人,好像已经不可能了”。 为了赚钱,张学友开始大量拍电影,最多的时候,他一年拍了9部电影,在那三年里,他常常一个星期只睡十几个小时。 连轴转的生活,疏解了张学友的不安,与此同时,他也在表演里面,寻得了自己的一方天地。

至今,坊间都流传着一句话:“在香港,最被低估的,就是梁朝伟的歌声,以及张学友的演技。” 如今,当大家说起张学友时,跳入脑中的第一个词语,都是“歌手”二字,而回头看,香港电影最辉煌的那些年,“演员”张学友也未曾缺席。

1986年,张学友出演首部电影《霹雳大喇叭》,在这部电影中,他第一次对演戏有了完整的概念。

两年后,他出现在了王家卫的处女作《旺角卡门》中,扮演剧中刘德华的小弟——乌蝇。凭借在这部电影中的传神表演,张学友“打败”了靠《霹雳先锋》入围的周星驰,拿下那年金像奖最佳男配角。

电影《旺角卡门》中的刘德华与张学友(1988)

这一年,张学友27岁。那时的他大概未曾想到,自己在剧中的表演,会在日后让他成为“表情包中的影帝”。

此后,他不断出演各类角色,1990年,他与周星驰共同出演电影《咖喱辣椒》,扮演一对共同长大的好友。彼时,张学友还没有封神,而周星驰亦没有成为星爷,镜头之下,两人的演戏风格逐渐显露。

电影《咖喱辣椒》中29岁的张学友与28岁的周星驰(1990)

也是这一年,他在电影《阿飞正传》与《笑傲江湖》中的表演,让他被提名了香港金像奖最佳男配角。

电影《阿飞正传》张学友、张国荣、梁朝伟(1990)

而吴宇森更是在《喋血街头》中,为张学友量身打造了“辉仔”一角。

电影《喋血街头》中的张学友(中间)

回头看来,张学友的大部分角色,都是一些扎根在市井生活的小人物,而在表演过程中,他却总能飞快地掌握人物精髓,贡献出让人惊叹的演技:他是《黄飞鸿》中口齿不清的“龅牙苏”,

电影《黄飞鸿》中的30岁的张学友(1991)

是《超级学校霸王》中的飞龙特警“扫把头”,

电影《超级学校霸王》从左至右:刘德华、张学友、任达华(1993)

也是《东成西就》中拥有一口山东口音的“洪七公”。

电影《东成西就》中张学友的山东话片段(1993)

伴随着演技渐入佳境,张学友的歌唱生涯,也开始柳暗花明。

张学友总说,自己是香港乐坛的“既得利益者”:他见证了香港乐坛从起步到巅峰,再从巅峰走向下坡。“而我有幸走在了最前头。”

80年代末那几年,伴随着谭咏麟宣布不再领奖,张国荣退出乐坛,以及市面上流行歌曲风格的改变,香港乐坛迎来全面洗牌。 而在这时,经历了3年低迷期的张学友,终于“触底反弹”,凭借专辑《只愿一生爱一人》,重回大众视野。

只愿一生爱一人张学友 - 只愿一生爱一人

1991年,张学友连发两张专辑,《情不禁》以及《每天爱你多一点》,横扫香港乐坛。趁着势头正旺,第二年他发行专辑《真情流露》,在香港地区销售出45万张,其中,《分手总要在雨天》获得了当年的“十大劲歌金曲金奖”。

分手总要在雨天张学友 - 张学友4In1珍藏集

在颁奖典礼上,“香江才女”余琤为张学友颁奖,并称他为:“九十年代歌神的接班人”,从此,31岁的张学友成为了许冠杰之后,第二位被冠上了“歌神”称号的歌手。 此时的张学友,以一种全新的姿态,站在了香港乐坛之上。也是在这一年,他与刘德华、黎明、郭富城被并称为“四大天王”,成为了香港十大文化符号之首。

四大天王首次同台演出(1992)

对于张学友来说,1995年是他人生中的一个折点。在此之前的一年,他凭借一首《吻别》,拿下8项大奖,并成功打入大陆市场,更有媒体将《吻别》评为“年度国歌”。 吻别张学友 - 吻别

也正是在此时,他突然意识到,

自己可以稍微放慢一点脚步了:“看了看银行卡,我突然觉得好像不乱花钱,这辈子也足够了。” 以此为节点,他决定做一些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。1995年,在拍完电影《鼠胆龙威》后,张学友宣布就此息影,专心投入到歌曲创作中。

电影《鼠胆龙威》中的李连杰与张学友

此后,他迈入了自己的黄金时代:

1995年,他成为首个在美国麦迪逊花园广场开演唱会的中国人;

1996年,他筹备了全新音乐剧——《雪狼湖》,并亲自担任导演;

也是在这一时期,他唱片销量排名世界第二,仅次于已故美国歌手迈克尔 杰克逊。

在当时,有人形容他歌曲的影响力是:“有风吹过的地方就有张学友音乐回荡。”

音乐剧《雪狼湖》中的张学友

然而,在此时,张学友却选择在事业最如日中天的时候,迈入了婚姻殿堂。而结婚对象,是他相恋10年的女友——罗美薇。

1986年,张学友与罗美薇因为《痴心的我》相识,彼时,罗美薇与张曼玉、刘嘉玲、钟楚红并列,

被媒体称为“香港最有前途的女明星。”而张学友则刚出完第一张专辑,还是一名乐坛新人。

电影《痴心的我》中的罗美薇与张学友(1986)

在拍摄电影定妆照时,导演要求两人互相对望,罗美薇后来在一次访谈中说道:“那一眼,就让我知道,我们未来会在一起。”

而张学友则说,看到罗美薇的那一刻,整个人就像“触电一般”。很快,两人就从朋友变为恋人。

那一年,张学友25岁,罗美薇21岁。

罗美薇与张学友

面对媒体,张学友主动承认恋情,一个是乐坛新星,一个是当家花旦,两个人就这样大大方方谈起了恋爱。

如果这都不算爱张学友 - 学友 热

在张学友最落魄的三年里,

罗美薇也始终不离不弃,张学友曾回忆:“那个时候,我在台上唱歌,在台下唯一不会嘘我的,只有她和我妈。”

罗美薇与张学友

当然,感情不可能总是一帆风顺,在一起那几年,两人也有过短暂的分手,但是好在,最后仍走到了一起。

1996年2月15日,张学友与罗美薇在伦敦注册结婚。这一天,刚好是情人节过后第二天,他说:“这意味着,我们跨过了情人这一关,又向前迈了一步。”这一年,刚好是他们恋爱十周年。 你最珍贵张学友;高慧君 - 不后悔

后来,林夕还为两人写了一首歌,歌中写到:“从此以后,无忧无求,故事平淡,当中有你,已经足够。”这首歌就是《你的名字我的姓氏》。

你的名字我的姓氏张学友 - Jacky cheung 15

婚后,罗美薇淡出了演艺圈,而张学友也渐渐归于家庭。

1999年,张学友获得了一次命名小行星的机会,他将小行星命名为:MAY。

那是罗美薇的英文名。

2001年,张学友40岁。这一年,他的大女儿出生了。

成为父亲的第一年,张学友将“工作重心”移回家中,整整一年没有出现在大众面前,在家专心陪伴家人,成为他生活的全部。

谈及原因,张学友说:“我实在是不想错过女儿成长的瞬间”,而另一方面,他则是害怕,如果自己不能陪伴女儿成长,会对女儿未来的性格有所影响。照顾家人的空档,他还专门为女儿写下了一首歌《摇瑶》。

摇瑶张学友 - Life Is Like A Dream

女儿的出生,似乎撬动了张学友心底的某一角,2002年,他在导演许鞍华的邀请下,重新回归荧幕,与好友梅艳芳共同出演了电影《男人四十》。

电影《男人四十》中的张学友(2002)

这一年,张学友41岁了,而距离他息影,已经过去了整整7年。

相爱很难梅艳芳;张学友 - 新艺宝25周年/正东15周年经典101

当成为父亲后的张学友,再次出现在镜头之下时,导演许鞍华惊喜地发现,此时的他,在情感处理上更加细致,对于人物的理解,也越发通透,那是成为父亲这件事,给张学友带来的温柔。

此时的张学友,人生正进入一个新的阶段,而在他的前进之路上,有人来,也有人正要离开。

梅艳芳曾说,张学友是自己的亲人、老师、好朋友。 而两人还有一层关系,张学友是梅艳芳的妹夫——因为他的妻子罗美薇曾认梅艳芳做干姐姐。

从左至右:罗美薇、梅艳芳、张学友

2003年11月,身患绝症的梅艳芳,连办8场告别演唱会,张学友作为嘉宾出席,与她共同演唱了一首《祝福》,从舞台走出的那一刻,这个已经为人父,为人夫的男人,还是落下了眼泪。

梅艳芳在告别演唱会上与张学友合唱《祝福》

45天后,梅艳芳离开人世,弥留之际,张学友与妻子罗美薇来与她告别,最终,梅艳芳握着张学友的手,在好友的陪伴下,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梅艳芳去世后,罗美薇伤心了很久,为了安慰妻子,张学友写下了一首《讲你知》:“我愿意用我十年,去换我共你十天。”

讲你知张学友 - Life Is Like A Dream

除了梅艳芳,在那一年,张学友还接连失去了几位好友——张国荣、柯受良、罗文。 在那之后的几年,张学友都不是很开心,他开始研究佛经,也开始思考人生:“突然感觉人生变得步步紧逼了。”

张国荣与张学友

也是在2003年,他为离去的好友写下了一首《给朋友》:“在这方的知己,每一天都深深祝福你。”

给朋友张学友 - Life Is Like A Dream

这些年,张学友越来越少地出现在媒体与大众面前:他总是隔几年出来,开上十几个月的演唱会,

见见等待他的歌迷,然后再次回归家庭。

纵使出道36年,地位至此,张学友依然对自己要求极高,在他的演唱会上,没有大段的串词,也没有歌曲提词器,他从不会降调,并且鲜有明星来帮唱。

但他依然会对自己不满意,在4年前的一场演唱会结束时,他对观众说:“我年纪大了,没以前唱得好了,我知道你们不会介意,但我会。”那一年,张学友55岁了。

每次当他再度出山,他的演唱会票,永远是一票难求。好像每个人都在怀念张学友的时代,除了他自己。

只想一生跟你走张学友 - 我与你

他曾经直言,自己并不怀恋四大天王时期,但是很庆幸经历过那个时代。这些年来,张学友一直活得很清醒,早在1999年,他就宣布,不再拿奖,他说是因为环境已经改变,有太多因素掺杂在得奖判定中。

可是在某些瞬间,他又带着从90年代香港乐坛走出的情怀,纵使,他心里比谁都明白,属于香港乐坛的辉煌可能难再回来,可是他说:“还是要充满希望的。”人生在世,难得清醒,难得糊涂。

张学友现场演唱《她来听我的演唱会》

一曲终了,

张学友已跨入59岁的门口。

谁都要走进时间的河流,

只愿岁月慢些走,

让歌神多唱一首……

Copyright @ 2019 励志客All Rights Reserved.  南京风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

备案号:苏ICP备17041352号-6

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网络,侵必删